古琴斫琴師孟柏言教你如何挑古琴

                                                                來源: 榕城網 2021-02-04 14:31:23

                                                                 

                                                                西雙版納深山游玩時,偶然遇見一個尋找枯木的“老人”。

                                                                交談中透過他的語言,把記者帶入到了遠久的古代,聽到了天人合一的琴聲。

                                                                “老人”并不老,留著一撮十來公分長的胡須,鶴發童年,身穿白色漢服,一臉儒雅,語言中充滿激情,根本不像60歲人。

                                                                此人身份有悠長的歷史感,孟子的第七十二代孫——孟柏言,憲字輩,來自北京,現定居西雙版納。他,一個低調的古琴斫琴師,就像古琴的聲音一樣,不嘹亮不高吭不華麗,低調而深沉,幾十年來一直堅守著祖上的傳承,把古琴的古法制斫作為自己生活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默默地在西雙版納免費普及古琴入門、啟蒙教學。

                                                                古琴是中國出現最早的樂器之一,據傳最早的斫琴者、古琴的創始人為神農氏,《新論·琴道》中記載:“昔神農氏繼宓義而王天下,亦上觀法于天,下取法于地,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削桐為琴,繩絲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

                                                                我們相見恨晚,聊旅游,聊音樂,聊中國傳統文化,聊禪修,也聊人生。但是,我最感興趣的是聽他聊古琴。在他的思想中,中國的古琴之魂就是中國之魂,體現在天人合一的思想。

                                                                大師斫琴已經有幾十年的光景了,他十五歲從軍來到部隊就是一個文藝兵,當時在新疆軍區文工團,與民歌之父王洛賓、田歌同一單位,那個時候,他就開始了民族樂器的制作,但是那個時候,古琴還不被人們認識,也不被接受,他就像是被拋棄的一個嬰兒,受人冷落。好在王洛賓時常來到他家鼓勵他堅持下去,遲早有一天古琴會成為中國民樂中不可缺或的熱鬧樂器。這些年來,他沒有忘記大師的話,把祖上的留傳下來的手藝給繼承了下來,目前他斫的“軻琴”、“亞圣琴”,不但線條和外型大方得體,從古法斫琴上完全繼承了孟子的“軻琴”風格,也創新了先人的外型之美,融合了傳統的保守與現代的張弛。

                                                                在他認為,做一個合格的斫琴師必須經過傳統文化關、古琴藝術關、工藝美術關、身體關四大關口,古琴制作與其他樂器有著本質的不同,一個優秀的斫琴師在琴學研究以及傳統文化方面都應該有一定的造詣。

                                                                但是,據記者所知道的國內一些“名家斫琴師”別說傳統文化,連小學都沒有畢業,有一些是木工出身,更別說什么古琴藝術和工藝美術了。對這一個問題,柏言老師笑著說:“您說的這個現象,在目前我國的古琴界,的確非常普遍,斫琴的不懂古琴,不會撫琴的人比比皆是,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些人對中國古琴文化的弘揚也是做出了貢獻的,沒有他們,市場上就沒有這么多的古琴,沒有了古琴,人們對古琴的認知也就越少。當然,作為斫琴師來說,沒有古琴的音樂底蘊,對古琴的制作的確有點遺憾,但是在萬業追利的今天,也希望大家能理解他們的行為。”

                                                                顯然,柏言老師這是一種中庸的解說,設想一下連音樂都不懂的人怎么可能斫出一床好琴呢?然而事實的怪圈卻是現在所謂的一些斫琴“名家”、“大師”連調音、校音的過程全都省略了,這種盲斫琴,通常會叫價幾萬幾十萬,這不得不令人困惑了。

                                                                柏言老師笑而不答。在記者一再追問下說:“您說的現象的確存在,古琴最重要的是步驟是選材、精斫、校音、打磨、再校音,胎灰、髹漆等眾多工序,如果只是盲斫琴,那通常是叫廠琴,廠琴都是機械化生產,很少有做校音、試音的,這種琴的音色、音準的確如您所說,很難保證。一些人,可能原來只是一個木工,看到古琴的市場后,跟某一位斫琴師學了幾天,改為斫琴了,搖身一變,就成了斫琴師,有一些人只是在某一個琴廠工作過,后來自立門面開起了斫琴坊。這類人斫出的琴其音質、音色等就會出現這種或那種問題,因為他們本身又不懂音樂,更不懂藝術,所以很難斫出一床好琴。但是不可否認,他們如果是手工斫琴、用大漆,那還是有良心的,起碼對人的身體不會有什么害處,如果說昧著良心粗制濫造,用化學漆,就屬于缺德的行為了。因為化學漆對人的身體是有害的。”

                                                                難得柏言老師說了幾句大公道話。在記者的懇求下,我們來到了柏言老師來到位于景洪市的“蕉葉聽雨”工作室,這天,一個劇組正在這里借柏言老師的撫琴和斫琴拍片,他客氣地對我們說,你們隨便看,琴隨便撫琴。

                                                                這里是他和他的太太楊燕老師的公益讀書會和公益古琴啟蒙工作室和“琴人谷琴坊”,在工作室里置放了許多所謂名家的古琴和柏言老師自己的古琴。

                                                                記者不解地問:“您自己斫琴,為什么還收藏這么多名家的琴?”他答:“博眾家之長,在比較中取長補短。”記者隨手拿出幾床琴進行音色盲比。想不到一些所謂名家的琴不過如此,而我更喜愛柏言老師的琴,松透,余韻很好,音色甜美細膩,也不乏蒼古的味道,手感自然舒適。我也彈了一下幾位所謂“大師”和“名家”的琴,在盲比后,讓我感嘆:80%音色出眾的琴,都不是出自“大師”和“名家”,而都是柏言老師斫制的。

                                                                或許,這就是古琴市場的亂像吧。

                                                                (記者 玉文)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相關文章
                                                                日本乱理伦片在线观看真人